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蹭热点玩套路 “共享经济”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01
摘要:“共享经济”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要数一数那些被玩坏的好概念,这段时间能排上头名的确定是“共享经济”。从一开端优步 (Uber)、爱彼迎 (Airbnb) 等平台高举共享大旗,好像为我们翻开了一个俏丽新世界;到如今,这些平台扩大时无不遭遇的运营尴尬,再加上

  “共享经济”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要数一数那些被玩坏的好概念,这段时间能排上头名的确定是“共享经济”。从一开端优步 (Uber)、爱彼迎 (Airbnb) 等平台高举共享大旗,好像为我们翻开了一个俏丽新世界;到如今,这些平台扩大时无不遭遇的运营尴尬,再加上国内风起云涌直至烂大街的花式“共享”———忽然之间我们就这么被“伪共享”包围 了。想要运动,篮球场旁边就有共享篮球;下雨了,路边放着共享雨伞;想唱歌,就有共享单人KTV;连女生生理期都能用上共享卫生巾……让人不禁感叹:好好一个“共享经济”,就这样转眼之间被玩坏了。

  “蹭热门”博眼球型

  有一阵“朦胧美”很风行,以下这些所谓的“共享经济”就有其种朦朦胧胧的感到:你要说它是“真共享”吧,着实是透着分时租赁的味儿;你要说它是“伪共享”吧,又好像有影影绰绰的商业模式。只能说或许我们身边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拿出来共享一下吧。

  共享雨伞

  就在最近,一些打着“共享雨伞”旗号的租借设备陆续出现在沪上地铁站点、沿街商户门口等处所,吸引到了不少眼球。碰上雷雨天、又忘记带伞的,只要在手机上下载相关的应用软件后,完成注册并交纳二三十元押金,就可以扫码借伞了。

  在地铁二号线的车站,一排绿色架子与黑色大伞的组合已经布下了数个租借点。目前,押金定为39元,租借暂时免费,使用完毕后,直接将雨伞伞柄扣入任意一台伞桩中即可,整个过程不会超过3秒。这家“共享雨伞”企业的还伞界面还供给了“我想买伞”选项,能够用押金买断当前的伞并免除本次借伞费用。有意思的是,斟酌到雨伞在应用过后过于湿润的属性,租借装备利用箱体将每一把雨伞都遮盖起来,即使雨水滴落也只能流入设备内部。

  据媒体报道,该企业打算在未来3年内在上海投放超过100万把共享雨伞,届时将在上海地铁铺设超过3000台雨伞租借设备,笼罩16条地铁线路的370多个站点和2500余个出入口。

  与此同时,一些商家门口也出现了另一种标着“便民”两字的“共享雨伞”,采用免押金的形式,但使用费是天天0.09元,而且首次需充值9.9元方可使用,使用费在一年之内封顶29元。一旦用户有借伞记载且尚未归还,必需支付29元押金,才干再次借伞;而如果现场还伞不便利,还能在手机上支付一定的“送伞服务费”,呼叫取伞员上门取伞。

  共享书店

  7月中旬,合肥一家“共享书店”在网上曝光,消费者需要下载相应App,注册并缴纳99元押金,随后扫码借书。详细的服务内容包含:扫一扫本人中意图书的条形码,每次最多可以借阅两本总价不高于150元的书,店内全品类书籍不受限制。借阅10天内免费阅读,只要及时偿还,借书不限次数,而读者缴纳的押金则随时可退。

  对于这家新面世的“共享书店”,网友纷纷质疑,这和去图书馆凭借书证交押金借书,没有什么本质性差别。还有网友做出了麻辣点评:“如果一家模拟图书馆的书店可以称之为‘共享书店’,用户所看的书籍叫做‘共享图书’,那我们去的网吧是不是该叫做‘共享网络’;我们去的饭店叫做‘共享餐厅’;去的温泉叫做‘共享温泉浴’呢?”

  昙花一现型

  眼见着大家都在削尖脑袋往“共享经济”里钻,一些人又开始异想天开,抛出了看似独特的共享点子,可“骨感”的现实总会讲述统一个道理:违反现有的法律法规,这些“共享”注定的运气就是昙花一现。

  共享遛娃小车

  继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之后,又一种自出机杼的“小车”跑来凑热闹。这不,就在上个月,世纪公园周边呈现了不少黄色的共享遛娃小车。只见每辆车身上都贴有二维码,后轮则装有四位的密码锁。想要使用的市民得先在手机上注册并实名认证。押金为99元,缴纳后使用费为半小时1元;也可选择不交押金,但使用费就要晋升为半小时2元。

  通过这款共享遛娃车的应用软件可以查问到,其运营方是一家今年5月才成立的沪上创业企业。首批500辆左右的小车在世纪公园周边投放,主要集中在小区、公园、商场、菜场等的门口和地铁口,很快就吸引到上百人注册。

  不外,这些颜色鲜艳的遛娃小车引发的争议可不小。赞成的人认为,原本带娃出门要推车很麻烦,尤其是上下楼梯非常吃力,现在可以到小区门口用手机解锁一辆,用完再把推车还回来,比从前省力多了。反对的人则以为,仍是用自己家的小车更放心,究竟保险、卫生等方面都有保障。

  最终,停放遛娃小车点所在的街道行动迅速,一天之内就把小车全部清算收走。街道方面表示,这些小车占用了人行道,影响市民出行。

  共享睡眠舱

  外型科幻如“太空舱”,睡上半小时仅需6元。7月,红火了一阵的“共享睡眠舱”出现在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地,但立马就被紧迫叫停。

  在上海的一家创业园区里,记者曾看到过被称为“午休神器”的“共享睡眠舱”。白色的外型科技感十足,造型很像“太空舱”,每组分上下两个床位。打开推拉式舱门后,仅3平方米的舱内有照明、充电、风扇等设施,右侧摆放着免费领用的床品包,内含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寝具和生活用品。舱室外侧还摆放着两个垃圾桶,提示用户将用完的太空毯和一次性用品分离扔进对应的桶内。

  使用时,用户只需用微信扫描二维码,输入手机号码验证注册,点击“打开舱门”即可使用。费用方面,睡眠舱的价钱分为两档,一是顶峰期11点至14点每3分钟1元;其余时间每5分钟1元,每日58元封顶。使用完后扫码完成支付。

  然而,“共享睡眠舱”的平安隐患不容疏忽,无论是消防、卫生等问题都令人生疑。经过消防职员的现场检讨,发现床铺内部的插座直接依附在可燃的板材上,显著不相符宾旅馆业的消防标准,而且住宿区域还有易燃资料。既无法取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共享睡眠舱”终极被全体拆除。

  花式套路型

  现在,打着“共享经济”招牌行使促销手腕的案例,更是不胜枚举,只是以圈钱或广告为目标,甚至随便占用大众资源,影响市容市貌。

  共享马扎

  马扎也来凑“共享经济”的热烈,只能感慨商家的套路真实是太多。

  8月13日,“共享马扎”现身北京街头,推广该马扎的公司在公号上发布了“共享马扎产品使用解释书”。文中称,考察显示北京人均公共座位只有0.05座,源于共享的保持,推出了“共享马扎”的服务。在谈到“共享马扎”的时候,网友开启了“这个不扫描二维码也能坐啊”,“没扫描二维码坐上去会夹屁股吗”等吐槽模式。有专家指出,“共享马扎”基本算不上“共享经济”,而是一个载体,实现推广和广告的目的。

  共享纸巾

  在广州街头,最近涌现了不少一米来高的共享纸巾机,主要投放在餐饮店、医院、贸易区、公共服务区等场合。机器的样子要比主动售货机要薄一些,上面有一个二维码,透过窗口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一包包的纸巾。扫描二维码关注了共享纸巾公众号后,就立刻吐出了纸巾,与自动售货机相似。此时公众号会提示,当日额度已经用完。与许多共享应用不一样的是,这款共享产品并不需要下载专门的软件,非常便捷。另外,假如用完额度还想领取,只需花0.5元即可购置。

  这种所谓的“共享”并非真共享,“就是街头扫码关注微信送纸巾的进级版”。有网友吐槽道。其实,共享纸巾开发者不靠纸巾赚钱,而是希望引来人流再通过微信公众号“吸粉”、液晶广告屏、餐厅预订等方式盈利,未来还可搭配销售矿泉水等产品,简而言之就是一种营销手段。

  共享卫生巾

  估量是“共享”两字现在自带流量,国内某品牌的卫生巾为了博取眼球,甚至还推出了“姨妈巾共享方案”,号称未来两年将在全国各大高铁站、地铁站、商业街区等人流密集处,投放“卫生巾自动领取机”,消费者下载软件即可免费获得1片卫生巾。当然,天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厂家放出第1片免费领取的“鱼饵”,就是希望“愿者上钩”,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在手机软件上购买。

  共享干衣

  7月初,某知名电商在南京市的多家门店推出“共享干衣”的运动,也即利用门店展示专区的烘干机,给顾客提供免费烘干服务。8月中旬,其官方微博更是宣称,将把“共享干衣”服务扩大到广州、深圳、南宁、成都和昆明等国内多个城市。

  这家电商的相关负责人表现,之所以推出“共享干衣”的服务,是依据南京等几个城市天气多雨的特色来决议的,当地的大众自身都有烘干衣服的需求。而展示区的烘衣机放在那里也是闲置,不如施展它的功能,拿出来提供应大家使用。

  不难发现,商家实在是希望吸引点客流量,让消费者到现场体验一下产品。但从实际的情形看,休会“共享干衣”的消费者数目非常有限。因为不仅需要拎着已经洗完并甩干的衣服过来,烘干也需要等很长时间。此外,对于这种共用烘衣设备,还会有卫生方面的担心。(记者 唐玮婕)


责任编辑:木木

上一篇:香港推动银行业智慧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