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教育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中国孩子怕丢面子错失发言机会,中国模联距离成熟还有多远?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23
摘要:2017-11-23 08:10 起源:智见 模仿结合国 原题目:中国孩子怕丢面子错失发言机遇,中国模联距离成熟还有多远? 看点: 模拟联合国(Model United Nations, MUN,以下简称“模联”)伴随联合国的成立在美国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2005年,北京大学举办
2017-11-23 08:10 起源:智见 模仿结合国

原题目:中国孩子怕丢面子错失发言机遇,中国模联距离成熟还有多远?

看点:模拟联合国(Model United Nations, MUN,以下简称“模联”)伴随联合国的成立在美国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2005年,北京大学举办首届全国范围内的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PKUNMUN),正在读高二的曹疏野作为代表参加了会议。从此,他便与模联结下不解之缘。

图为?疏野接收搜狐教导?智见采访

在曹疏野看来,模联可以有效地赞助中国学生造就批判性思维。他说,“面对同一议题,每个国家立场不同,观点会涌现差别,这需要参加模联的学生在准备阶段,就要通过各种门路收集信息,从各个角度斟酌对同一问题的意见,只有这样,才干在会场上应对自如。但是,模联目前在中国还仅仅是一项活动,不成体系。相较而言,美国模联发展模式比较成熟,已经成为学生的第二课堂,学校有针对模联的课程,学生完全可以修学分。”

从最初的模联加入者,到现在的模联组织者,曹疏野始终活泼在这个平台。模联塑造了曹疏野壮大的思辨能力、过人的领导力、有效的沟通能力以及抗压力。如今,而立之年的曹疏野已经成为蔚蓝国际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希望把多年来模联带给本人的成长与收成,传递给更多的模联人,甚至是传递给更多热衷国际关联的年青人。的确,正如曹疏野所说,“模联已经成为我的日常。”

模联进入中国的首届参加者:第一次听到模联特兴奋

随同着联合国于1945年成立,模联也随之风靡欧美的大学校园。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模联才第一次进入中国。2000年3月,北京大学模拟联合国协会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支模拟联合国团队。2005年,北京大学与美国联合国协汇合作,举行了首届全国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PKUNMUN)。也就是在这一年,正在读高二的曹疏野参加了这次大会。

哈佛模联是最具影响力的模联组织

“高一第二学期期中考试结束,我们班主任下了一个告诉,说北京大学要在2005年做一场全国中学生的模联会议,”曹疏野回想到,“那是我第一次据说模联这个词,当时特别兴奋。”自小对历史、国际政治等领域感兴趣的他,立即决定参加。

当时的网络还不及今天发达,收集信息主要来自书本。报名半个月后,曹疏野的父亲从单位给他带回一堆资料。翻看一下,曹疏野发现,这是父亲帮他从各个渠道搜集的有关系合国的背景介绍。不仅如此,父亲还给他带来外交、国际关系发展的书籍。在当年那个还未曾信息满天飞的时代,父亲用这种方式表现对曹疏野的支持。

作为首届模联的亲历者,曹疏野不仅收获了知识上的成长,也锤炼了自己在众人眼前演讲的能力。从此,模联成为曹疏野的日常。从高一到北大硕士毕业,再到如今工作,曹疏野跟模联从没有离开过。“模联已经融入到我的工作生活当中,”曹疏野说,“有时看到一个事件或是一个活动,不自觉地就往模联议题上转化。”

目前,参加模联的学生以高中生和大学生为主。由于学业压力,高中阶段以高一为主;大学期间则以本科一年级至三年级为主,更多的学生来自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领域。值得注意的是,高中期间参加过模联的学生在大学阶段依然会参与,表示出更高的踊跃性和专业性。

大众对模联存有误区,模联其实并非一场比赛

回忆当年参加模联,曹疏野更多的是一名体验者。“十多年前参加北大的模联,前前后后需要准备两三个月,但是停止就结束了。”对于曹疏野来说,当时的模联就是一场活动。但随着对这个范畴的不断深刻,曹疏野发现,模联还可以是持续的、体系化的。

图为?疏野

模联前期可以为参与者提供培训,熟习模联流程,学会征集资料,分析会议议题,这为学生参加模联增加了筹码。模联结束后,学生的成长和收获可以做量化处置,测评每项能力的晋升,为以后的学业计划和职业发展提供参考。

但是,不同于活动稀缺的年代,今天孩子能够选择的活动堪称种类繁多,有些学生在高中期间就参加了上百种活动。在曹疏野看来,这不是真正的活动参与,只是休会。“真正的参与可以分为两个方向:从参与者适度到组织者,或者参与的水平越来越深。”活动只是载体,参与活动如果可以掌握当面转达的理念,从而形成自己的思考,亦或是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形成一种特殊的阅历,这才是参与。

作为最早出现的由学生自下而上组织的活动,模联吸引了大批学生参加。可以说,模联的魅力是天生的。模联所讨论的国际议题涉及各个领域,这意味着,总有一个领域会引起学生的兴趣。有的学生对反恐、战争感兴趣,有的则喜欢讨论难民的人权问题,这些都可以在模联找到。再也没有一种活动具备模联这样的笼罩面。

“大家容易疏忽这个点,”曹疏野说,“模联本身不是比赛。”这与传统高考制度中强调成绩、以分数论高低的现象有着显著差别。模联是一个更加开放的环境,没有一个固定的、明白的标准来权衡参与者程度,这使得参与者心态更加放松,更愿意把精神放在实际内容上,而非竞赛拿奖。

这种“非比赛”的属性是由模联自身决议的。模联的中心是求同。无论代表哪个国家,持有怎样的立场,最终都要通过妥协达成一致,形成共同体。这跟辩论赛不同。辩论是求异的过程,一方老是想尽方法战胜另一方。在这一点上,模联无可替换。

国际模联大会上的中国学生

2008年初,曹疏野第一次作为“指导老师“的身份带学生去美国参加模联,天天晚上回到酒店一般都是十一二点。第一天晚上,学生回来后几近瓦解。

“听不懂,是学生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欧美学生语速快,用词专业,让初来乍到的中国学生很难掌握。此外,欧美学生在讨论时经常围成一个圈,中国学生融不进去,自己说的话也没人听。这都让国内的这些佼佼者难以接受,甚至疑惑欧美学生是不是歧视自己。

“在压力大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小点都会被无限放大。”曹疏野介绍,模联本身就在强更换位思考,站到他国的角度看问题。如果情形反过来,中国学生占多数,欧美学生占少数,天然也会呈现中国学生抱团的现象。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美学生遭到歧视。

面对这种情况,谁的适应能力更强,谁就越能施展自己的水平。在去年模联国际会议中,曹疏野带领的学生获奖人数占到国际获奖人数的10%,这在以欧美国家为代表的众多参与国中是一个不小的比例。

学生在参与模联短短的三、四天时间内,从备受摧残到最终获奖,这期间他们的心态调整能力、短期学习能力、随机应变能力等都得以提升。当被问及参加模联的学生有哪些特色时,高中老师总结到:能力强,能抗事。

模联让学生有了多角度分析的能力和更为宽阔的视野

通过模联活动塑造的各项才能当中,批评性思维能力是目前国内学生最为缺少的。

拥有批判性思维的学生,能在做事之前,考虑到各种可能性,假想不同结果,从而做事更加高效、公道。模联活动中讨论、辩论、谈判、合作、背叛的过程,就是对批判性思维的拆分和组合。代表要考虑跟哪个国家协作,配合达成会产生什么效果,合作失败又会如何,如果选择跟另一国家合作,是不是会有不同的成果。

但是,曹疏野提示到,参加模联的学生容易养成“批判”的习惯,吹毛求疵,以为这也是批判性思维。实在不然。批判性思维的条件是基于事件本身的分析,不能以对某人的喜好为标准。

对于没有机会参与模联的学生来说,曹疏野提议,平时看到新闻报道或带有很强定义色彩的文字时,学生应该发生思考:真的是这样吗?特别是对于统一事件,国内媒体和国外媒体可能浮现不同的报道,此时要去剖析下,背地会不会有其余原因?是不是因为站的角度不同、立场不同,从而给出了不同的结论?

好面子让学生错失发言机会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那样,模联需要参加者代表不同国家阐释观点、表明态度,假如遇到观点摩擦,还要通过争辩和妥协,终极达成一致。这个过程节奏快、变化多,对传统意义上性格内向、不喜张扬的中国学生来说并不善于。

“我们的学惟恐丢面子,每次都准备许久,巴不得把每个词都写下来,”曹疏野介绍说,“但是模联会场瞬息万变,越是想准备好,越轻易错失机会。”相比而言,欧美学生没有这么多想法,他们只管说出观点,至于别人怎么看,在最开端时并没有那么在意。

只管如斯,中国学生在国际会议上拥有的优势也很显著。比起欧美学生,国内的孩子更加踏实。在非常小的细节问题上,中国学生可能详细到区域层面,甚至是社区层面都该做哪些尽力,哪个时间点应该完成什么,由谁负责等。这是国际学生不具备的。此外,由于学校教育中没有供给模联课程,中国学生反而不会受既定教育的影响。在美国,模联是许多学校的第二课堂,模联的议题在课上都会被探讨到。进入模联会议后,这部分学生反而会受既定教育影响,思考受到限制。

美国的模联体系成熟,模联在中国还仅仅是项运动

就目前模联在中国的发展来看,各高校和高中模联组织在2007年、2009年和2010年分离到达顶峰。在议题设置方面,波及平安、经济和环境的议题是国内模联讨论的焦点,如朝鲜核问题、恐惧主义、跨国公司、穷困问题、天气变暖、维护动物多样性等。

“但其实国内同样存在很多问题。目前,模联在中国仍是单纯的一种课外活动,由学生自己组织。而在美国,学校不仅有系统的模联培训,还会提供后期的跟踪和视察,使模联成为一个循环系统。通过修模联课程拿学分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从整体教育体系上看,在高考指挥棒下,学生参加模联的时间会大为缩减,难以赢得家长和老师的支持。在高考政策不同的上海和江苏,由于江苏有“小高考”,学生参与模联的时间特别紧张。但在上海,学生的参与程度就相对较高。

固然模联面向国际,但国内学生对模联的关注依旧不够广泛。在曹疏野看来,这种国际视野实则是“欧美视野”,向发达国家看齐。在选择代表国家时,学生往往选择大国,很少关怀非洲、南美洲或东南亚等地域的国家。这种视野不足以支撑“国际人才”的培养。

今天的模联正处于安稳回升阶段。曹疏野认为,如果过去十多年是靠学生自下而上组织的话,在未来,希望看到自上而下的努力,无论是学校层面,还是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甚至是外交外事主管部门,都可以关注这个领域,激发学生兴趣,引导他们走向更加正向的发展。因为从前十多年模联在中国的发展以及模联活动培育出的优秀学生,已经证明这是一项很适合中国学生的活动。不是所有的优秀学生都从模联中走出去,但从模联中走出的学生已经可以证明这项活动的优秀。

从模联参加者到组织者,曹疏野正率领更多中国学生走向国际舞台。

采写:崔浩 唐悦芝/搜狐教育?智见

搜狐教育?智见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智见介绍: 搜狐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老师介绍实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际活动特点,辅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线,进步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办法,让你在陪同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