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数码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专访薛祥华董事长:心怀大地,碧青园做点对地球有益的事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10
摘要:一分钟认识薛晓华 薛祥华北京碧青园生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健康治理协会理事北京福州商会常务副会长北京福建省商会副会长兼监事会理事做媒体这行,我们一直为大家介绍各个行业胜利的人士,并对他们心生敬仰。但极少,会因一个嘉宾的质朴而被感动。今

一分钟认识薛晓华薛祥华北京碧青园生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健康治理协会理事北京福州商会常务副会长北京福建省商会副会长兼监事会理事做媒体这行,我们一直为大家介绍各个行业胜利的人士,并对他们心生敬仰。但极少,会因一个嘉宾的质朴而被感动。今天,我们希望所有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您能花几分钟可贵的时间点开上面的视频,来懂得这一期的嘉宾。因为他的坚砺与无华,我们感到文字已不足以更好的展现给您,希望通过他的自述,让您认识这样一个为土地而生、默默坚守的人。我国有9900多万公顷盐碱地,由于找不到适合的树种,盐碱地作为一种很名贵的土地资源被挥霍了,这其中还有1/4属于耕地,而耕地是粮食生产的载体,更是国家粮食平安的基本保障,所以改进盐碱地火烧眉毛。谁来改良,谁来治理这一切?承当这个角色的并不是国家和政府,因为无法意识到技巧转变的层面,所以也无从制订科学公道的计划。现在,大部分热衷于让贫乏土地焕发活力的还是农业学术研究者。南京农业大学的刘兆普教授,潜心十多年研究出了一种新型植物南菊9号,是新型耐盐碱地植物的一种,它能修复大天然里重盐碱地,通过吸收泥土中的盐分,对土壤进行生物修复,使其从寸草不生倏地改良为绿洲状态,同时其低温萃取过后的菊粉可以改善人们的肠道健康,这种神奇植物已经取得了数项专利。但真正大规模的去应用在国土需要的各个角落,仍是需要有人来鼎力践行。化学专业,先后建过水泥厂、打造过高尔夫训练场、参与过房地产开发、现在从事园林生态修复产业,也许是因为机缘,也许是对化学的酷爱,也许仅仅如他说是乡村的孩子,对土地有热爱。总之,在各种前提眼前,薛祥华成功的打动了刘教学,山东滨州1300亩的湿地公园表明了薛祥华对盐碱地治理的热衷。拿到了专利产品南菊9号的薛祥华开端了大跨步地治理盐碱地。而不论投资多达,完全是薛祥华在自掏腰包。薛祥华说现在从事盐碱地的治理,才是他很开心的事业。「我们是很苦的农夫的儿子,所以对土地是有情感的」。脸上有了一丝微笑的薛祥华说:「做点对地球,人类有意义的事,我认为很自豪」。截止到目前,薛祥华的碧青园公司已经在盐碱地治理方面已经到达世界先进程度,同时他也把盐碱地治理能改良国土资源状况的深入价值弘扬光大直至满山遍野。山东滨州北海明珠盐碱地湿地公园,营口机场四周的盐滩,曹妃甸生态城等等都是他付出的痕迹。风吹菊芋连天碧,滩涂绿色收眼底,是薛祥华的盐碱滩涂治理过后面向世人的完美面目。一个自负盈亏的商人,让一个个荒凉已久的海涂,涌动起了美好的性命之歌。目前,薛祥华仅在盐城沿海地域就种植了3000余亩的南菊9号,预计年产量可达1万吨,他还建设了年产800吨的菊粉生产线。薛祥华目标在于拓展企业发展渠道,也在于稳步进入膳食纤维行业,为国人健康服务。镜头下的薛祥华有些拘束,采访显著对他来说不是件善于的事。别说采访,市场宣传都不是时常有的事件。即便盐碱地的治理规模已经大到数以千亩,南菊9号的生态价值和食用价值完美到足以令人夸奖,以至各个农业用地被盐碱化的处所政府都来谋求协作,薛祥华也依然没有任何新闻炒作。他始终以为,价值到了,没有巷子酒自也香。薛祥华坦然现在的市场局势并不是很好,但一直在维持着自负盈亏的他没有停下脚步。打开碧青园的官网可以看到这些年薛祥华所付出的尽力——为了激励更多人能投身生态环保,薛祥华还为南京农业大学的学生设立了「碧青园奖学金」。发展至今的薛祥华和他的研发团队在更多的水质和其余生态环境治理中都付出了极大心血,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一个民营企业对环保刚毅的立场。薛祥华甚至在能涌现的大众视线中一并呐喊:「修复生态与协调自然的过程是懂得和赞助,而不是改革与征服」。前一阵子丹麦生蚝、德国大闸蟹、美国鲤鱼相继成灾,国民在键盘上打趣的说全 世界都在召唤中国吃货团。我看了看薛祥华碧青园淘宝店里用南菊9号低温萃取压榨的膳食纤维菊粉产品,突然想到,假如我多喝一口,是不是也在实行环保的小义务。相比之下,对薛祥华来说,则是他每多种一千亩南菊9号,国家多一千亩良田,人民则多一千亩的膳食营养物质,一千亩让农夫增收至少300万元,社会奉献,不言而喻。事实上,我多喝一口,我是否喝出一厘米良田难以盘算也根不值得一提,但我喝到了健康恐怕一定会是个不争的事实。可是,薛祥华自身目前所得到的恐怕还只是一个大大失衡的不等式。我一直以为,这样的项目理当是政府和生态环保相关部门下重金支持的项目。我甚至在想,政策补贴应该不会太少,但当真正问到他的研发本钱和这些年的不易,我才有些被吓到:近4000万的研发成本,四年来每年亏损800万,政府的补助比想象的微弱,以至于他还抵押了本人的房子。财力的艰苦没有打倒他要做这件事业的初衷。我开始暗自暗暗敬佩,究竟他完全能够不必这样去做,园林、高尔夫的生意做的很顺畅,做一个新的盈利并不清朗的事情,甚至很多朋友,家人是反对的。他坦言:「政府津贴也不是许多,是吃力不讨好的。」家人不支持,政府不重视,盈利艰苦,薛祥华源源不断地事业动力在哪里,成了我心头的问号。「治理好的盐碱地一亩地能给老百姓带来3000块的经济收入」的这一句,让我缄默了许久。对出身农民的薛祥华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事,更有造诣感。「我才50出头,总要留下东西,找到用武之地」。现在的薛祥华,面对未来依然布满着美妙的等待:「情怀归情怀,还是会找到很好的路」。在期待着政府拾起对治理盐碱地的更大重视同时,也开始了生态产业的布局,观光业务,菊粉膳食纤维的品牌化,低温萃取新型不饱和脂肪油......说他已不算是纯粹的商人,实在是一句嘉奖。对这个生病的地球和有限的人生来说,商人的纯洁有时候并没有什么用。倒是王宝强说过一句话糙理不糙的名言「好好活就是做意义的事」,放在薛祥华身上,恰好如斯。
责任编辑: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