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时局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离开意大利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07
摘要:作者:埃多拉多·坎帕内拉(Edoardo Campanella)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17 收藏 意大利尚无定局的大选以及向民粹主义转移的倾向,可能会导致政治僵局持续相当一段时间。这将导致更多意大利顶级人才涌向海外,令这一十多年来困扰该国的趋势进一步加剧。
作者:埃多拉多·坎帕内拉(Edoardo Campanella)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17 收藏   意大利尚无定局的大选以及向民粹主义转移的倾向,可能会导致政治僵局持续相当一段时间。这将导致更多意大利顶级人才涌向海外,令这一十多年来困扰该国的趋势进一步加剧。   自2007年以来,已有近150万意大利人离开了这个国家,加入了另外400万侨民的队伍。这意味着有约8%的意大利人口目前居住在国外,而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这些意大利侨民为了保留自身的免费医保等福利,往往避免向国家当局申报其真正的居留状态。   大约1/3的这类移居外国者拥有大学学位。他们许多都是从事金融、咨询、学术、建筑或法律工作的高素质专业人士。而意大利企业家在全球各大科技创新区域建功立业的故事,早就屡见不鲜了。   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都是意大利人的主要目的地。据说,拥有约25万意大利人的伦敦堪称意大利的第五大城市—位居罗马、米兰、那不勒斯和都灵之后。与西欧流行的趋势相反,即使英国脱欧也未能阻止意大利移民的流入。这显然是对本国状况不满的表现—僵化的劳动力市场,资金匮乏的学术研究和初创企业,以及偏向老年人的社会经济系统,都在阻碍个人发挥出自身的全部潜力。   但意大利流失的可不仅仅是那些技术熟练、雄心勃勃、富有远见的劳动者。它的知识精英也在逃离这个国家。经合组织1996~2011年的数据显示,在欧洲各主要国家中,意大利是面向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科学家净输出国。更糟糕的是流出的往往是学术成果丰硕的精英,流入的则多是平庸之辈。   在经济学方面,卡罗·阿尔贝托奖(该奖项两年一度,颁发给40岁以下优秀意大利经济学家)的8位获奖者中,有7位当时正在国外顶尖大学就职。而人才分布顶端区域的情况则更令人沮丧。除了少数几人外,意大利的诺贝尔奖、数学菲尔兹奖、建筑学普利兹克奖或生命科学突破奖的获得者,基本都是在国外工作。   意大利因此而遭受的损失是双重的。首先,那些离开的人通常是在意大利政府的资助下接受教育:每个大学毕业生整个学习生涯的总花费约为60万美元。这形同自2007年以来该国GDP每年损失4%~5%。其次,由于侨民通常都是最不安于现状的群体,因此意大利失去了最有可能实现改变的因素—那些能激发一个停滞经济体并推进技术前沿的人。   如果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能成功推动建立一个全国联合政府,他应该将人才流失问题与劳动力市场、金融部门和养老金体系问题一起置于政治议程的首位。而为了表明政府致力于这一问题,下一任总理应该任命一名移民社群部长。   这个新部门应该实施增进接触的政策,并提升侨民对祖国的情感依恋。这些人虽然身在海外,但依然可以为意大利的复兴做贡献。如果有一天真正的变革成为了现实,他们甚至可能会回国。   新部门应该绘制海外移民地图,汇编其中顶尖人士之技能和专业知识的简报。这样,才可能评估人才外流的严重程度,与国内的潜在雇主建立桥梁。此外,政府应定期组织与侨民的正式交流,发掘他们的想法和经验,促进创新、创业和重点行业的发展。   在这方面,爱尔兰是一个最佳灵感来源。自2009年以来,爱尔兰推行一项名为“全球爱尔兰人”的计划,通过特设部门和针对性的措施(如全球爱尔兰人经济论坛)促进与该国大规模移民社群的接触。若没有移民社群的支持、建议和参与,爱尔兰10年前从金融危机中的迅速复原就不可能实现。   意大利人才流失的问题已经被忽视了太长时间。而颇似悖论的是,当前的僵局却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大好机会。 ?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埃多拉多·坎帕内拉,马德里IE商学院变革治理研究中心“世界未来项目”研究员。
责任编辑:木木

上一篇:“复制粘贴”改变中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