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趋势

旗下栏目: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

11万亿新增贷款的背后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17
摘要:10月14日,央行颁布今年三季度金融和社会融资统计数据。最新数据显示,受季节性因素等影响,9月主要金融数据全面回暖且超越市场预期,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27万亿元,社融规模更是达到1.82万亿元,而持续8个月下滑的狭义货币(M2)增速也在9月出现止跌回升,
10月14日,央行颁布今年三季度金融和社会融资统计数据。最新数据显示,受季节性因素等影响,9月主要金融数据全面回暖且超越市场预期,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27万亿元,社融规模更是达到1.82万亿元,而持续8个月下滑的狭义货币(M2)增速也在9月出现止跌回升,到达9.2%。

金融数据的回暖固然显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较强,但业内广泛认为,受年度贷款投放额度限制的影响,预计四季度信贷和社融将会呈现显著回落,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并未充足释放。

有券商分析师调研称,不少中小银行由于此前信贷投放较快,现在都已经进入基本没有额度的状态。

一二线城市购房年轻人是杠杆率最高群体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11.16万亿元,同比多增9980亿元。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新增的超11万亿人民币贷款中,居民部门扛起来“半边天”,而这主要与房贷相关。

只管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出台组合拳调控楼市,银行对热门调控城市的房贷投放把关更严,但从全国范围看,今年前三季度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主要就是个人按揭住房贷款)的规模依旧相当可观。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居民中长期贷款新增4.2万亿元,与上年同期持平,而9月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4786亿元,也与前几个月程度相似。

“9月居民中长期贷款坚持高增长,与地产销售下滑趋势相悖,可能是因为银行放贷额度收紧,放款周期拉长,导致前期积存积淀延迟发放有关。”联讯证券分析师李奇霖称。

更为重要的是,今年以来不仅居民中长期贷款投放规模与去年同期相当,居民短期贷款更是涌现暴增,而这些贷款因为有部分违规用于购房,也在近期备受监管关注。

数据显示,尽管7月以来,多地监管部门要求辖内银行严查居民消费贷流向和合规性,不少银行也收紧了消费贷的发放,但9月以消费贷为代表的居民短期贷款仍增加2537亿元,同比多增1822亿元,环比增加372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居民短期贷款总计新增1.53万亿元,是去年同期的近3倍,占全体新增贷款的比重从去年同期的5%进步到目前的14%左右。

“银行发放的个人消费贷单笔规模一般不超过100万元,普遍是三五十万,这部分资金对于在一线城市购房来说可能无济于事,但对在三四线城市来说,有时就够凑上首付。”合肥一国有大行零售条线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称。

至于毕竟有多少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不少研报预估这一数字大概在3000-4000亿左右。某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全国居民短期消费贷款流入楼市现象研究》报告显示,依照社会零售额同比走势估算,3月以来新增异常短期消费贷款金额约3700亿元,估量其中至少有3000亿元流向楼市,约占新增短期消费贷款总额30%。

另据德意志银行近日发布的内部报告预估,中国三成新增消费贷流向房地产市场。该报告称,近期中国短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长35%,占贷款净增额的10%,消费需求的增长带动消费贷款增长的比重约为三分之二,而残余三分之一(约4000亿元)则进入了房地产市场。

居民部门强劲贷款增势的当面是杠杆率的倏地攀升。国家金融与发展试验室(NIFD)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居民部门杠杆率依然延续上升趋势,从一季度的 46.1%上升到二季度的 47.4%,上升了1.3个百分点,整个上半年上升了2.6个百分点。居民部门在全部实体经济中加杠杆的速度依然较快。

安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近日就呐喊,应小心居民杠杆率的过快上升。他表示,从负债与收入之比的视角来看,中国居民部门加杠杆的空间已经不大。中国居民杠杆率的分布存在严重的散布失衡,那些一二线城市中被迫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中产阶层年青人,很可能是中国社会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他们的金融软弱性也是最强的。

银监会方面近日也表示,消费金融是银行业务的一个重点,但应预防居民杠杆的过快回升,美国次贷危机很重要的教训,就是金融机构对没有偿还才能的人适度发放贷款,中国要防备这种偏向,不能助长泡沫。业内普遍认为,随着监管连续严查收紧消费贷,未来新增居民短期贷款会或许率回落。

房地产非标融资回升带动社融大增

在新增信贷超预期增长的同时,9月社会融资规模也连续四个月超预期增长,当月大增1.82万亿元,主要源于社融的季节性回升,以及委托和信托贷款大幅增长。

上述二者总计增加3200亿,是9月社融回升中除了贷款以外奉献比较高的部分。

对于为何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会大幅增长,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称,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再度显明回升,主因在债市依旧横盘震荡、企业债券净融资规模回升乏力之际,融资需求被迫向高成本的非标转移。

中金公司剖析师陈健恒则进一步以为是房地产非标融资回升拉动社融超预期增长。他表现,信托贷款9月新增2409亿,或以房地产非标融资为主;从利率来看,5月至今,非标融资成本有所上行,尤其是贷款类信托和房地产信托的融资成本上行更为显著,据不完全统计,这两个种类各期限近四个月融资成本上行70bp有余,主因房地产行业的贷款、债券等融资收紧之后,融资需求被迫转向非标等高本钱融资渠道。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房地产债将逐步进入回售和到期顶峰,关注届时的再融资压力。

此外,9月新增委托贷款775亿元,较4-8月融资基本为负的居民明显改观,李奇霖认为,或与房企融资受限、现金回笼慢,从而寻求过桥资金有关。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尽管9月金融数据总体较好,但也应客观对待,这主要仍是季末冲高因素贡献,四季度在信贷额度受限的情形下或会出现新增贷款和社融持续回落的情况。

“数据自身不宜跟经济动能强弱直接关系,在今年信贷不明显超从前年的约束下,预计四季度信贷增量在1.5-2万亿之间,月均新增5000亿-6000亿元,包含房贷增量都将明显受到限制,这也是近期房贷利率开端明显走高的原因之一。我们与银行的沟通中发现,不少中小银行由于此前信贷投放较快,现在都已经进入根本没有额度状态。”陈健恒称。  
责任编辑:木木